*看顶置行事。
*开学了,写文随缘。

【罗路/短篇】花

#空间梗有改动

#短打小甜饼,略ooc

#烂尾了吗?

“大概是因为,你就是太阳吧。

*

“当产生了被称之为‘爱’的情感,脖颈处便会出现花的印记。

若对方未意识到或没有这种感情,花瓣则无色。

花的种类和样式会根据两人自身而决定。

两人越相爱,花朵颜色越鲜艳,越逼真,甚至还会有花香。”

*

罗用手摩挲着颈部那朵用淡黄勾勒出的花。

大约知道了“开花”的原因是谁,但可惜这花瓣没有颜色。

也没有什么必要告诉对方了。

“特拉男!快点啦!”

轻轻回了声“嗯”后,将浴巾缠绕在腰间。想了想,又把手中的衣物披在右肩上。

又是件麻烦的事。

烦躁地挠了挠头,走出了浴室。

*

罗见过这种类型的花。

列如波雅汉库克的脖颈处,就有那么一朵玫红勾出的花,茂盛且妖娆。连他都不可否认的,花如人一样美的不可方物。

最可惜的是,花瓣没有颜色。

在次日草帽一伙下船购买必需品时,罗也跟随下船准备买几件高领的衣服。

却不想在店里遇到了妮可罗宾。

“真是令人好奇呢...”

她的眼神有意无意地瞟过罗的颈部,露出一个不明意味的笑容。

“真好看,不过可惜没有颜色。”

对方留下这样一句话,就离开了服装店。

是吧?挺好看的?

在之后的某一天,他这样问那个人。

“很好看。”

那人眉梢弯弯,一如往昔。

*

“喂!特拉男!”

迷迷糊糊从梦中醒来,睁开眼是一张放大了的脸。

“有流星啊!”

对方不由分说地就把自己带到了船板上。回过神时眼前是繁星点点。

转过头正想问对方意义何在,身边的人双手合并,闭着眼睛嘴中念念有词。

“我要成为海贼王!”

真是笨蛋。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草帽当家的。”

“可我一定是要当上海贼王的! ”

大概是眼前模糊的原因,似乎对方的眼里也像塞了片星空似的,一闪一闪的。

“那,特拉男有什么愿望吗?”

对方转过头来,眼神十分认真地与自己对视着。

“愿望?”

“我想知道。”

他看着对方清澈的眼眸,下意识摸了摸脖颈。似乎有些发痛。

*

也不是没见过那种盛开着,会散发香味的花。

某次去某个岛上采购时候,偶然路过公园时,园里花香四溢。后才发现是一对老夫妇的缘故。

不知为何就愣住了。

“船长是羡慕了吗?”

夏琪抱着箱子突然凑过来,却被罗狠狠地瞪了一眼。

羡慕不至于。

只是那阵花香至今都萦绕鼻尖。

“喂!特拉男!我的帽子——”

“ROOM——”

无奈从浅眠中醒来,使出能力。对方伸手接过,朝他露出一个相当灿烂的笑容。

“谢咯!”

心跳稍微有些加速。

罗回过头, 拉下帽檐,努力掩饰着似乎正在发烫的脸颊。

“这不在同盟范围里。下次就不会帮你了,草帽当家的。”

 

*

“特拉男?”

半夜时口干舌燥,想去接杯水,却发现了正在偷吃的路飞。

“草帽当家....?”

“要吃蛋糕吗?”

路飞朝罗眨了眨眼,递给他一块蛋糕。后者愣了愣。

“不吃吗?”

嘴边沾满了奶油,看着发愣的罗歪了歪脑袋。

“不...”

罗向前走了一步,用手捂住对方的眼睛,撩起对方的头发,唇极轻地在额上点了一下。

“干吗啊?”

路飞不满地看着无事状的罗,将手中的蛋糕塞进嘴里。罗突然想起什么,勾了勾唇角。

“草帽当家,这是黑足当家给你做的生日蛋糕。”

说完望了望窗外,天空微微泛红。

“生日快乐,草帽当家的。”

*

大概是船长过生日的缘故,这一天的航程格外轻松。

“路飞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啊!”

但因为生日蛋糕不翼而飞,而黑了脸的山治,则要求lady外的人都要加入重做蛋糕的行列中。

“特拉男!发什么呆呢!”

“哦。”

罗揉了揉脖颈,快步跟了上去。

晚上开聚会时,罗被几个人灌了不少酒,眼前的事物开始模糊。摇摇晃晃站起身。

“特拉男不喝了啊?”

“不喝了。”

其实自己也不是这么容易醉的人。

脚步向后退,不知倒在了谁的身上。

啊,是熟悉的草帽。

“特拉男?”

罗抬起头,看着一脸错愕的路飞,没有丝毫愿意起身的意思,勾了勾唇角,稍稍抬起头,凑到对方耳朵旁,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见的音量,在对方耳边轻喃:

“我喜欢你....”

“草帽当家的.....”

*

宿醉的后果就是头疼和短暂失忆。

直到打开房门看见站在那里的路飞后,罗才想起昨晚的事。

“怎么回事呢?”

罗低下头,路飞的脖颈处长出一朵深蓝色的太阳花。

“为什么呢?”

对方固执地反复询问着,罗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处——微微发热。

“你怎么想的呢?”

一下子有了兴致,笑着反问对方。

“特拉男。”

“嗯?”

“我是....对你产生了....情感吗?”

白痴。

罗揉揉头发,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唔......”

不假思索地含住对方的唇珠,持续了几秒后才离开。

“什么感受?”

“心在跳。很猛烈的。”

*

“但是....我并不想说出来啊.....”

路飞坐在栏杆上吹海风,罗则靠着栏杆静静听着。

“突然和同伴们说这种事....”

“那就保密吧。”

罗抬起头冲路飞笑了笑,晃来晃去的路飞动作一顿。结果——

“喂!草帽当家掉海里了!”

“哈?”

*

“特拉男啊,你说为什么我们的花会是太阳花啊?”

路飞躺在罗的胸口上,罗顿了顿,说道:

“草帽当家,我喘不过气了。”

到夜深后,罗看着躺在身边熟睡却仍眉梢弯弯的人,眯起眼,也笑了笑。

大概是因为,你就是太阳吧。

end.

(扩列吗!!!!!!)

 
评论(10)
热度(74)
© 查人无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