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顶置行事。
*开学了,写文随缘。

【罗路】葬礼

#架空向/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流水账
#食用愉快/有ooc
   
     
    
    
     
     
   
路飞参加的第一个葬礼,是他哥哥艾斯的。
   
  
   
艾斯刚死于不久前的乱战之中。由于他所做出的贡献之大,人们将他与他的领导者一起埋在了山上。进行葬礼的那天,是罗陪着路飞一起去的。他们一同来到了一片广阔无边的草地上,上面立着两座一高一矮的墓碑,其中低一些的那一个便是艾斯的坟墓了。众人围在四周,有哀叹,有抽泣。可路飞却只是沉着脸,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个挂有橙橘色牛仔帽的墓碑,一言不发。
   
    
    
罗明白对方心里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悲伤,所以他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以示安慰。路飞缓慢地走向前,最后将手中的白菊放在了墓前,摘下了草帽,深深地弯下腰去,很长时间都没有直起身来。
   
   
    
不时有鹰在人们头顶上盘旋,发出一阵阵凄厉的鸣叫。人们纷纷议论,说这是鹰在悲叹着英雄的离去。
       
    
   
“走吧,特拉男。”
     
    
    
路飞立直起了身子,转头朝罗露出一个有些悲伤的笑容。二人提前离开了这个令人难过的地方,一起下了山。
    
     
      
“特拉男,当初是怎么从这种事情走出来的?”
       
    
      
在回去的路上,路飞突然这样问道。罗抬起头回想了许久,随后低声回答道:
       
     
     
“总会过去的。”
      
   
     
虽然嘴上安慰着路飞,说很多事情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淡化,但当年至亲之人死去的伤痛,罗到现在也难以忘怀。只不过……
      
    
       
“而且如果我消沉于此,柯拉松先生会很失望的吧。”
“说的也对。”
       
      
      
路飞“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得像事发之前一样十分灿烂。罗看着他,也忍不住微微勾起了嘴角。走到分叉口的时候,两人挥手告别。罗正要转身离开之时,身后响起了路飞的声音:
       
      
      
“喂,特拉男,你可要多活几年啊!”
      
      
      
罗转过头,那一霎映入他眼睛里的画面,他过了很久都还记忆犹新——十七岁的路飞走上了那条全是向日葵的小路上,阳光刚好落在他的笑容上,灿烂夺目。他不由愣了愣。
      
     
      
“好。草帽当家之后也要谨慎行事。特殊时期……”
      
      
     
他的交代还没说完,路飞就已经走远了。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脸上却仍挂着笑容。然后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可真是个悲伤又美好的日子。
     
    
    
罗这样想。
    
     
    
end.
    
  
     
     
     

续:
   
     
   
十二年后,政府通缉的叛乱军首领被人刺杀身亡。政府在报纸上通报了这一喜讯,却鲜少有人笑得出来。人们将他安葬在了很多年前的那片草地上,这里如今已经立满了许多烈士的坟墓。许多人只闻他的事迹,却不知他的名字。于是众人便以他最显眼的特征称呼他——草帽。
      
    
    
因他而自由的人们挤满了他的葬礼,里面也有那个自草帽离开后就再没有出过诊的医生。此时的他眼圈通红,一失之前的精干,衣冠不整地站在草帽的墓前,一直到人散了也没有离去。
    
   
    
没有人知道,他只是因为想起多年前与那人一同来此地的那天,而没能回过神,他想起了那个人曾笑着对他说,希望他多活几年。
      
    
   
其实这样也很好。离开草地的时候,医生这样想。
    
   
    
那是草帽参加的第一场葬礼,也是最后一场。
     
    
     
所以从此以后,草帽永远也不会悲伤了。
      
    
     
因为他会一直笑下去,亦如当年二人分道回家时的那个笑容。
     
    
     
会一直存在医生的记忆里。
     
   
       
    
真.end.
    
    
    
     
     
【碎碎念:当时其实只写到第一个end的x但因为当时听的歌太悲伤了就又补了一个……安利一下手写葵的这一首,个人很喜欢这一首(就是听着这个写的文)。一看歌词就莫名其妙想到了艾斯,然后就联系到这篇文的剧情。不得不说我真的很能想23333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鞠躬)】

 
评论(14)
热度(42)
© 查人无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