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顶置行事。
*开学了,写文随缘。

【罗路】晚间电影

#很迷幻的剧情/题目瞎取的/我回坑了

#现代pa/有ooc/食用愉快


*

他们去看的是深夜场的电影。这是昨日去商店抽中的东西,虽然很明显是影院方卖不出去的票来这里以奖品的形式送出,但路飞还是坚持着要来感受一下深夜电影,罗拗不过他,只好陪着他来。结果剧情还没展开,路飞就先睡着了。罗只感觉肩头一沉,侧头一看,入眼的就是路飞的睡颜。

或许是本身就对爱情电影不感兴趣,又或者是最近的公务实在太多。路飞睡得很沉,罗怎么晃他都没醒过来。于是罗只好独自看完这场俗气的爱情片——讲述了男主女主爱得死来活去的故事。整个影院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除了电影自带的声音,就只剩下路飞轻轻的呼吸声。罗自动屏蔽了电影,所以他只听得见路飞轻微的呼吸。以至于他现在只能思考关于路飞的事情。

他们相遇在十年前的一个晚上,走在回家路上的罗,捡到了伤痕累累的路飞。虽然是一名医生,但罗并不是个好心泛滥的人,相反的,他是对于生命相当冷漠的。可那一天,他不知道脑子抽了什么疯,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把受伤的少年带回了家。在那很久以后,罗问当心理医生的贝波这是什么原因,对方笑着向他解释道,这大概是上天的旨意。

他替少年上了药,给他准备了水和食物。就好像他是个很靠谱的人一样。所以自那个少年知道他救了自己的命之后,便认定了他是个好人。其实只是一时兴起罢了。罗这样想到。他看着那个灿烂到刺眼的笑容,突然想起了当年的那个人

那个人也总是露出灿烂得不得了的笑容,总是说罗其实是个很好的孩子,只是不小心被带入了歧途,说总有一天,他会将罗拉回正轨的。那个人这样向他承诺过。可是后来……后来……

“你为什么会躺在那种地方,还受这么多伤?”

“我的哥哥,我的……哥哥……艾斯……”

少年的笑容僵住了,他看向罗,然后摇了摇头。于是罗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不大会安慰人,只好象征性地抱了抱对方——这是当年那个人经常对他做的,每当他想起那些悲剧的时候。他从少年的身上看到了些许当年自己的影子,只不过他比自己更阳光些。没有生出那些可怕的想法。

“你叫什么名字?”

“路飞!”

“好,路飞。我叫特拉法尔加·罗。你可以……”

“你的名字好长啊,特拉……我干脆叫你特拉男好了!”

“随你……”

路飞似乎自带吸引人的体质,在他周围总围着很多很多的人。连罗都不由地向他靠近。自认识以后,路飞每受了伤就往罗那里跑,有什么事就来找他说。罗一开始是不情愿的,但慢慢的,他发觉自己的心已经不受控制地向着对方……

戳破窗户纸发生在五年前。大概的细节都因为酒精而忘得差不多了。罗唯一记住的,是自己在夏琪等人的怂恿下,没能控制好自己,莫名其冲去了对方家,还当着对方二哥的面,表了白不说,竟然还吻了对方。

于是事情就这样不可预知地发展了下去。一直到现在,路飞在三年前当上了警察,而自己则还是做着外科医生的工作。两个人挤在不大的出租屋里,过着还算是凑合的日子。偶尔出门和二人的朋友聚次会,或者去旅个游。哪怕路飞的二哥萨博至今也没将五年前的事情忘怀,但也逐渐接受了二人的关系。

这次的电影虽然剧情实在俗套,但到快要结束的高潮部分时,女主角却终于说出了一段算是有些感动人心的台词: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第一次遇到你时就变得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喜欢与我截然不同的你。为什么我们会相爱,为什么我们会相了这么久……”

“但是生活真是因为这些‘为什么’而变得令人期待,不是吗?”

灯光随着片尾曲亮起,路飞也因为刺眼的光而醒了过来。他揉揉惺忪的眼睛,转头看向罗,却发现对方居然看着荧幕露出了笑容。他伸手在对方眼前晃了晃,询问自己是否错过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什么都没有,草帽当家的。”——自罗当年知道路飞领导了一个叫“草帽”的混混团后,便一直这样称呼他,路飞似乎也不是很在意。

“走吧。回家还有夜宵。”

“哇!是真的吗?太好了!”

“……是吗。”

他们之间有太多的戏剧性与“为什么”,但正如贝波说过的,这指不定是上天的旨意。他们的相遇、相识、相爱,是那么不可思议却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情。所以才使自己本无趣的生活变得令人有所期待——就好像这场晚间电影最后的台词一样。于是罗牵起了路飞的手,像他们五年间的无数次牵手一样。


只是这次,他握的力似乎更重了些。


end.



路飞:为什么今天特拉男握得这么紧?是想和我比谁的力气大吗?

罗:……

 
评论(14)
热度(58)
© 查人无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