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顶置行事。
*开学了,写文随缘。

【年中松】违愿




群内小游戏

修女x湖神





修女一松第一次来到那片湖的时候,他并未见到众人所说的“湖神”。他眼前只有一片波光粼粼的绿池,上面弥漫着白色的雾气。那些人说此时湖神都会上岸,一定会遇到的。


可是一松并没有见到,于是他便离开了。只是那一整日脑海里却总是浮现出那片绿色的池水和四周奇怪的植物。


当夜做梦,他梦见了自己坠入那片湖中,逐渐下落。溺水是种奇妙的感受。氧气逐渐顺着口鼻涌出,咸涩的湖水涌进,顺着气管灌入身体里。


这感受太过于真实,以至于一松从梦中惊醒后,冷汗出了一身。他看向窗外,天刚亮。于是他决定再去湖边碰碰运气。


一松第二次来到那片湖的时候,他还是没能见到湖神。他怀疑神在和他开玩笑,就是不肯出来见他。明明那些人都是初来就碰见,偏偏轮到他就变了。


是否是因为自己的心愿太过分,神灵不愿见自己呢?一松自我怀疑着。他绕着湖走了一圈,未看见一个人影,连动物的影子也没看见一个。他打了个寒颤,轻声对着湖面问道:


“湖神,你在吗?”


无人应答。于是他再一次空手而归。


一松如此迫切地想得知湖神的下落。他问了很多很多人,包括唱诗班的男孩,森林里砍柴的农夫,教堂里的教父。他想知道神不见自己的原因,或者是神也曾这样对待过其他人。


可是所有人都说,湖神的慷慨而善良的。人们的问题他总是尽力解答。


当夜一松又做梦了,他梦见自己穿着黑色的长袍,站在那片湖的旁边。他正伸手用力掐着自己的脖子,呼吸愈发困难。明明氧气已经差不多没了,他还是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


后来他是被其他修女叫起来的。他是唯一的男性修女,所以单独住在修女院一处,自然不知道已经喊过许多次“起床”了。


今日他错过了能见到湖神的时间,他有些懊恼。他匆匆赶到长桌那儿,和众人一起用餐。他本想安安静静吃顿早餐的,可周围的人偏偏是几个十多岁的女孩,不停小声地交谈着。


“琪奥萝,再和我们讲讲湖神的故事吧。”

“可以是可以……不过后面的人故事,我是记不大清了。”


被请求的姑娘露出笑容,她眨了眨那双狭长的眸子,咬了一口面包,含糊不清地说着话。大抵是因为听见“湖神”这个词,一松也不禁侧耳去听。


那姑娘似乎瞥了眼一松,然后开始了她的故事。





“……当CHORO当上湖神后,他便如所承诺过的一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救助所有人。就这样一年又一年,直到他遇到了死神。


据说那日乌云笼罩了那片湖,湖神不由浮出水面查看发生了什么。结果便看见从森林深处走出一个人,穿着如夜般漆黑的长袍,手上拿着一大把镰刀,慢慢走向他。


湖神认出那是传言中的死神,不由地蹙起了眉。他不知对方有何贵干,毕竟二人从未见过面。


直到他看见那人斗篷下的那张脸——那张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才不由地张大嘴,露出惊异的神情。他认出来了,那是他的弟弟,被他用自由换来生命的弟弟。


‘ICHI?’


湖神从水中浮出,小心翼翼地确认着。听到这个称呼,死神瞬间露出怨恨的神情。他瞪着湖神,冰冷的话语从他苍白的唇里吐出:


‘终于找到你了。’

‘ICHI,你不是……你不应该……为什么?’

‘问我为什么?’


死神冷哼一声,反问回去。手中的镰刀‘啪’地一声掉落在地上。


‘那你又为什么要让我回到这个世界上呢?’

‘我只是……只是觉得你不该这么年轻就……’

‘你知道从死亡走回来的痛苦吗?死时的痛加倍地还了回来。最后莫名其妙当上了这个什么狗屁死神,再也无法选择自己的生死!’


湖神愣住了,他不知道自己的做法给弟弟带来了这么多痛苦。他那双比常人细些的眸子带着歉意看着满面怒容的ICHI,轻声道歉:


‘抱歉……我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永远都是自以为是地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别人身上。从来不考虑对方的感受……’


死神的声音低了下来。他垂下头,眼眶里又液体滑出。


‘我只是想死。为什么这么困难呢?’”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周围的人希望琪奥萝继续说下去。可她却说她记不清了。


“湖神真可怜啊——用自己的自由与恶魔做交换,以换来弟弟的重生。最后还被抱怨。”

“……可他的确活该。他太自大了,完全不考虑别人。对吗?”


琪奥萝轻笑一声,便抬着盘子离开了。过了一会儿,一松开口问剩下来的几个姑娘,这个琪奥萝是什么人,之前似乎没见过。姑娘们一听,笑吟吟地说:


“啊——她是最近新来的。是妈妈捡来的新孩子。”


一松听完,点头致谢。接着抬着盘子追上了琪奥萝的身影。在他正要叫住对方时,对方却先回了头。


“有什么事吗?”

“……我想知道,关于湖神的事。我想找到他。”

“我记得我说过的,我记不得了。”


琪奥萝抬头盯着一松,眉头紧蹙着。一松很少与姑娘打交道,于是他沉默了,因为他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你找湖神干什么?”

“……我想治好我的绝症。我想活下去。”


一松话音刚落,琪奥萝便不由地大声地笑起来,惹得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琪奥萝揉揉笑出眼泪的眼睛,将黑白的修女服整理整齐后,问道:


“你……想活下去?”

“我快要死了。我去看过医生,他说我活不长了。可我有好多好多想干的事……”

“只有成为神才不会恐惧绝症。”


琪奥萝打断了他的话,面色变得严肃起来。一松垂眸,接着说道:


“没关系,无论是人还是神,我都……”

“成为神是很痛苦的。无论是之前还是之后。”

“你那么怕疼,你受不了的。”


琪奥萝说完,便自顾自地离开了。留下一松一人在原地发愣,他隔着袖子抚摸着已经腐烂的皮肉,在心里苦笑:


那又如何呢。





一松第三次来到那片湖的时候,终于见到了他心心念念的湖神。


湖神浮在湖面上,白雾遮住了他的脸。一松只看得见那双暗绿色的狭长眼眸,似乎幽幽地发着光。一松慢慢跪下,直立着身子请求着:


“湖神,我求您治好我的绝症”

“这我可无能为力。不过……成为了神就不会恐惧绝症了。”


湖神的语气与昨日琪奥萝的十分相似,一松拿下了修女帽,恳切地看着湖神的身影:


“我愿意。”

“这可是你说的。”


雾散开了。湖神露出了他那张和一松神似的脸,他微笑伸手将一松拉过来,然后狠狠地将他按入水中。


“那就先去死吧。”


湖神空灵的声音从他头顶上传来。一松闭起眼,想起了他不久前做的那个梦。忽觉得那说不定是神给他看的未来。


他感觉到氧气逐渐顺着口鼻涌出,咸涩的湖水涌进,顺着气管灌入身体里。可他却异常地感到清醒——他在等待着自己的死亡。


那第二个梦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一松在沉入湖底的最后一刻这样想。





翌日。


戴布帽的男孩在街上奔跑,包里装着报纸。当他路过一家修女院时,门口的其中一个修女找他要了份报纸。


“真可惜,我一直觉得他是个好孩子。”


年长些的修女叹了口气,悲伤地看着报纸上的报道——


“昨夜有人在湖边发现男尸一具,修女打扮。死因是溺水,缺氧身亡。”


end.


【这个是赶出来的我瞎写的你们也随便看看就行。给的词语没能很好的表现出来x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偏了……啊……可能中间故事那一段有点ooc以及狗血x多包涵(闭嘴吧你全篇都这样)希望大家多包涵有什么问题也请一定指出来!】

 
评论(10)
热度(14)
  1. 化作千风查人无此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年中无休
    0723群活产出(二)
© 查人无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