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顶置行事。
*开学了,写文随缘。

【年中松】你我

#有点意识流(?)/ooc

*

我想我似乎的确是在做梦,否则是不会看见你如猫般安稳的睡颜、辽阔无际的草原与染上暮色的云霞的。我将你靠着我的头扶起,接着起身,再将你轻轻地放在草地上。一切如现实一般真实,可我又完全不敢相信这不是梦。

我和你是否真的结伴出来远行了?而且就我们两个人?我不敢相信这件事,太过于不可思议了。比起这个,我似乎更愿意相信这个是世界存在着魔法。我们俩的关系一直就像平行线,相并而行而且几乎相同,但产生不了交点。我们一直在逃避这畸形的兄弟关系,却没想到会有一天如此接近。

是否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不知道。

我望着无际的大地,突然想起了我们二十多年半长不短的人生,想起了你总是尝试着接近死亡,却不肯靠近我。便总感到自己身为哥哥的无力,然后越发觉得你不可理喻。

旅行这件事是你提出来的,那个除了喂猫从不肯出门的你居然会对我说出“一起出去玩吧”这样的话,这完全超乎了我的意料。世界从我与你开始尝试爱情的时候就变得愈发奇怪,所以我并不觉得“万万没想到”。接着我就欣然接受了你的邀请,收拾行李,准备出发。

在离开之前,我们一直瞒着我们共同的哥哥与弟弟。你问我如果他们知道我们背着他们离开,会怎么样。我笑着回答你“管他们怎么样”。你听完,也笑了。你的笑其实很美,像冰雪初融的枝条,像从冬天挣脱开始流淌的河流,充满了生命的气息。我愣了愣,然后吻上了你的唇。

可惜我忘了你如鲨鱼一般尖锐的牙齿,一不小心舌头就被你戳了一下,淡淡的血腥味慢慢弥漫在唇齿之间。一吻结束,你恶劣地笑着说我的血是甜的,很美味。我盯着你泛红的耳根,意识到你其实在害羞,便意味深长地看着你。

后来的事我来不及回忆,你就醒了过来。你的行动一直都像猫,总是静悄悄,出其不意的。你拍我肩的那一刻,我被吓了一跳,一回头,就对上你那双满含得逞笑意的眼睛。

你笑的次数越来越多,这是好事。

你走上前与我并肩站在洒满余晖的草地上,望着渐渐落下的太阳,一言不发,各有所思。此时无声胜有声。我们心有灵犀地都没有说话。直到深紫色的夜色从身后晕开,遮住了遗留的暖橙色,我才听见你干哑的声音缓缓穿进耳朵里。

“轻松,这是梦吧。”

我吃惊地转头看你,为我们的想法相同而感到惊叹。你对上我的眼神,想了想,然后伸手掐了我一把。我吃痛叫了一声,然后蹙眉瞪你。

“你干什么啊一松!”
“不是梦啊。”

你叹了口气。望向正前方的深紫色天空与青绿色草地的交接处。我不懂你的意思,但我没有问出声。我凝视着你的侧脸,过了很久很久,直到你看过来。

你眼里似乎还映着刚才你所看到的天地,紧接着,我在里面看到了我自己。我们对视的时间太长,以至于我感觉到我正在你的目光里渐渐苍老。

于是我知道,我在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会有孤独和漫长黑夜。
因为我不会没有你。

end.



※最后一段灵感来自周国平先生的《水上的落叶》:
“你望着塞外的荒漠落日,我在你的目光里渐渐苍老。于是我知道,我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没有清泉和草坡。也不会没有我的小木屋。”

 
评论(6)
热度(21)
© 查人无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