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顶置行事。
*产刀选手。写文随缘。

【雪薇】杀死那朵花

-  现代pa/BGM

 

- 含雪诗/OE


 

“啊啊你总是很浮夸
 就算离开都要留下牵挂”


 

*

 

她记得菠萝吹雪以前总开玩笑说她得像冬日的花,是人群里最漂亮的,也是最矜持高冷的。总不像梨花诗,泼辣又腹黑,似乎一日不和他吵就全身不舒服。菠萝小薇不可置否是暗喜的,虽然表面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心跳却比任何时候都剧烈。

 

她现在想想真是奇怪,既然如此,那为什么最后他还是没选她。

 

菠萝小薇站在阳台上,看着黑幕下的城市灯光。冷风吹得她头晕叨叨的,忍不住把身上的大衣裹了裹,有白色的小东西混入了黑色的夜景中,她伸手接下了,眯起眼打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下雪了啊。

 

她身居南方的城市,多年来的冬都暖和如春,更别说是下雪了。如今却飘起雪花,也可算是奇迹了吧。

 

今年果然好冷啊。这样想着,她又将身上的大衣裹紧了些。

 

*

 

高中时的菠萝吹雪总是满嘴华而不实的情话,却很意外地总能逗女孩心花怒放。或许是颜值加持,又或是能力点max。反正当接触到对方之前菠萝小薇从不认为自己会是被男生几句话就撩得团团转的笨蛋。

 

结果事实告诉我们FLAG不能乱立。

 

当菠萝吹雪接近她的时候,她避而不及。因为她有从别人嘴里得知,对方只是因为听说“高年级有个超级漂亮的学姐”才抱着好奇的心来接近她。更何况对方见她说的第一句话直接就把好感拉到负值。

 

“学姐,你这么好看不如给个联系方式呗?”

 

不得不说对方的确有张帅气的脸,凑近的时候她的脸确实烫了那么一丢丢。可是对于对方刚开口吐出的话,菠萝小薇控制住把手中相机砸过去的冲动,只是露出可能她此生最温柔的笑容,然后回复一个——

 

“滚。”

 

简单有力。似乎是把菠萝吹雪吓了一跳,直接愣在了原地。菠萝小薇也不再说什么,直接从他旁边走过。在众人的注视下,菠萝小薇顿时觉得自己是个酷姐,周围都在响着主角出场的BGM。

 

爽。她这样想。

 

*

 

但菠萝吹雪显然没放弃。接下来的手段虽然俗气的要死,但至少还算正常。大多就是送礼物送零食,里面混着写着情诗的小纸条。零食和礼物大多都被她分给了别人,可纸条却被她整整齐齐地撞在了小盒子里。

 

“薇薇姐,你就不考虑答应他吗?”
 “这个嘛……”

 

她眯起眼,思索良久后笑了笑。

 

“算了吧。”

 

她知道自己是对方的一时兴起,因为来的火热,所以她无法推脱。可热情就和火,总会灭的。她才不要当她所瞧不起的笨蛋女生,那种因为男生的一点温柔就失去理智的女生。

 

她绝对不要。

 

*

 

后来事情又发生了转折,菠萝小薇因为摄影社的事一直到晚上八点才踏上回家的路。雪下的大,路上几乎没什么人。可好巧不巧,她偏偏遇上了几个不怀好意的醉汉,把她堵进巷口。她奋力反抗,想快速跑回家,可终究抵不过几个男性。

 

完了。在她蹲下身,闭上眼睛想着大不了到时候拼了命的时候,她听见了有脚步声靠近,她侧头看去,有人逆着光走来,手上拿着根棍状物。她不由瞪大眼睛,努力想看清对方的样子。

 

“你们在对可爱的女生做什么呢?”

 

她凭那吊儿郎当的声音,认出来者是近日对她纠缠不休的菠萝吹雪。对方表情严肃,把手上的棍子一甩,似乎是想耍帅,结果却跄踉了好几下才接到落下的棍子。顿时,菠萝小薇听见醉汉间发出嘲讽似的笑声。

 

“哟,就你这小身板还想英雄救美啊?”
 “别打扰哥哥们办事儿,要不然先把你办了!”

 

菠萝吹雪过了半天也没说话,他看看小薇,又看看那群人,犹豫地吞吞口水。菠萝小薇怀疑他怂了,可碍着面子不好走。于是她努力平复自己的不安的情绪,让对方赶快走。

 

“我才不走呢,小薇。”
 “如果我救了你,你就和我谈恋爱吧。”

 

菠萝吹雪似乎突然回过神,朝她露出一个笑容。自顾自地说完一堆话后,不等她说话,就拿着棍子猛冲上来。菠萝小薇下意识闭起眼,可下一秒手却被人拉住,她睁开眼,发现站着的人都捂着眼睛,菠萝吹雪一脸焦急样,手心残留着白色的雪花,她顿时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趁现在,和我走吧。”

 

菠萝小薇不清楚他的这句话究竟是故意还是无意,只觉得当被对方拉着手在街上跑的时候,她看着对方扎起,随风飘动的短揪,心速飙升,呼吸也开始不畅。对方慢慢减下速度直至慢走,可两个人的手依然牵着。

 

“小薇,你的手好冰啊。”
 “叫学姐。还有,放开。”

 

她甩开了他的手,可手心仍残留着对方的温度。菠萝吹雪长长地叹了口气,走着走着猛然加快步伐,然后挡在她面前,眼眸弯弯,带着万般柔意。菠萝小薇停下脚步,周围车来人往,她无心顾及别人,坦荡荡地与对方对视着,然后抢在对方之前开了口:

 

“话说,你为什么在那儿?”
 “护送漂亮的女孩子回家是我的义务。”
 “为什么要冲上来?”
 “因为我超级喜欢小、薇、学、姐啊。”

 

菠萝吹雪又露出他万人迷的笑容。本该习惯对方的调笑的菠萝小薇。可此时却猛然发现自己的处境有些不妙——她的心脏开始不听话,频率逐渐失控,对视也开始变得不自然起来。

 

“小薇学姐问了这么多问题,也该到我了吧。”
 “说。”
 “学姐的脸好红啊,是冻得吗?很冷吗?”

 

真是个会洞察少女心、该死的、却又这么迷人的混蛋。菠萝小薇看着对方满含戏谑的眼睛,咬咬牙,在大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开了口:

 

“是啊,我爱上你了。满意了吗,混蛋?”

 

*

 

后来一切如所有爱情故事,两个人甜甜蜜蜜一起上学回家,周末逛街聊天。菠萝小薇觉得这不过是她一时心动,她和菠萝吹雪这场恋爱总有一天如火一般在轰烈后熄灭。

 

可当在一次聚会中,她听橙留香无意说,菠萝吹雪在家乡那儿有一个女朋友,他就是个渣男时,心脏不知原因地疼了一下。脑热表白时她未慌过,之后被人议论她没有在意过,可此时她却顿时六神无主。于是回家路上她装作不经意提起,菠萝吹雪愣了愣,然后笑了。

 

“你说的是小……梨花诗吧,她和你不一样。”
 “你是冬日的花,是人群里最漂亮的,也是最矜持高冷的。不像她,泼辣又腹黑,当年一日不和我吵似乎就全身不舒服。”

 

当时菠萝小薇满心都是被心上人夸赞后的欣喜,顿时忘了对方完全没有说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

 

也未在意过对方眼里无意流露出的那一点温柔。

 

她哪知道会后患无穷。

 

*

 

此事过去没多久,恰逢放假。菠萝小薇在菠萝吹雪家院子下和对方玩仙女棒,两人正玩得不亦乐乎时,却看见一个女生站在不远处紧盯着他们——那女生扎着双马尾,脸微圆,看样子是可爱型,可眼里却带着不可捉摸的寒意。菠萝小薇脑海里顿时浮现出“梨花诗”这个名字。她慌了神。

 

她转头,菠萝吹雪的笑容已不见,露出比她更为慌张的神色。

 

“小诗诗……你怎么……”

 

仙女棒仍在“噼里啪啦”地闪耀着,菠萝小薇突然觉得这东西晃得她眼睛疼,疼得有点想哭。

 

菠萝吹雪只叫过她小薇。她想。其实这没什么好吃醋的,因为她是对方现在的女朋友。她也知道菠萝吹雪有很多很多上一任,她一点也不怕。但现在她更难过的,是菠萝吹雪的神色。

 

带着被戳穿的慌乱,解释时的手忙脚乱,还有——

 

难以言表的思念,从那双看她时总带爱意的眼睛里涌出。

 

*

 

之后菠萝吹雪追着那个女孩走了,只剩菠萝小薇和一地的仙女棒。

 

菠萝小薇此时才明白了,自己预算的关于他们的爱情只是终会熄灭的火焰这一点是对的。

 

她没预料到的是,可能只有她一个人会对此念念不忘。

 

*

 

于是她逃了,趁着有出国机会时去考了雅思。一点看见菠萝吹雪的机会都不给自己。她其实可以找对方问个清楚,可最后她总想给自己留几分颜面。她把对方写给自己的纸条扔进海里,他们用过的所有情侣物件全部扔去垃圾堆。她唯一留着的,是他们一起种的薄荷。

 

生命是无辜的。她这样辩解道。

 

*

 

在国外读完大学后,菠萝小薇还是选择了回国。开了一家摄影室自娱自乐。她选择了远离北方的江南,在城市与水乡之间晃荡。她周围再无让她心动的对象,她也很少再想起“菠萝吹雪”这个人。

 

他们的薄荷早就死在某个花开的季节里,就好像她这朵冬花,早就死在了那个初春的雪地里。

 

她想啊,可能她再也不会见到菠萝吹雪了。人海茫茫,他们相遇又走散,真实得可怕。

 

最后她还是活成了她曾看不起的傻瓜。

 

她伸了个懒腰,最后选择回到房间里。

 

*

 

手机里是情侣去跨年的朋友圈,或是大串大串的群发祝福。她随意翻了一翻,最后选择在睡梦里度过这个年头。

 

“咚咚咚。”

 

在她准备洗漱的时候,却有人敲响了她的门。她烦躁极了,慢腾腾地走过去,顺便拿起了鞋柜上的棍子。为了保险起见,她先看了猫眼,可却在看清来者长相时愣住了。

 

熟悉得有些陌生的容颜,经年后仍精致得不像话。头发大概已经留到齐肩,此时被他扎成一个马尾,碎发垂在他脖颈处,微微飘动。表情里满是紧张。

 

她终是开了门。在对方快放弃离开的时候。

 

“小薇。”

 

啊啊,如此熟悉的语气。她突然有些喘不过气,心脏如复苏一般剧烈跳动着。她努力调整呼吸,然后露出一个堪比当年一般,温柔的笑,只不过眼里却沾了水。最后她从唇边轻轻地,轻轻地吐出那个字:

 

“滚。”

 

亦如当年,简单有力。


 

end.

 
评论(8)
热度(22)
© 查人无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