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顶置行事。
*产刀选手。写文随缘。

【年中松】螃蟹

#其实就是最近吃了好多

#很日常/很ooc/有点不明不白




*



“咔嚓。”



他撇下了一只螃蟹脚,用牙将橙黄色的硬壳咬开,挑出细嫩的蟹肉,在盛着姜片和醋的盘子里裹了一层褐色的液体,才慢悠悠地放入嘴中。动作干净极了,手上也没沾上任何多余的东西。



“一松很像螃蟹呢。”



他突然这样说道,然后眯起狭长的眼眸,盯着坐在对面的人,露出一个温和的笑。他的手继续剥着螃蟹,最后将蟹黄放入了对面的碟子里。



“因为一松真的很难相处啊,虽然对于你而言我也如此。但是一松真的很像螃蟹,富有攻击性,又拒绝与人接触……你看看,我鼻子上的伤就是刚刚被螃蟹夹的。可疼了。”



他发着牢骚,用手指了指鼻子上暗红色的伤痕,在他白皙的脸上显得格格不入。他似乎想起了之前被伤害时的疼痛,说完后不禁打了个寒颤。但他很快调整了过来,继续与死去的螃蟹战斗着。



“不过有人陪至少比一个人好。你说是吧,一松。”

“不过话说啊,现在这个时日,很难再搞到新鲜的螃蟹了——四处都是恶心的死尸,水大概都被污染了。这些都是今天托我帮忙治病的家属送来的,意外的新鲜。”

“他哭着跪着求我救好他们的孩子,我自然会尽力。不过啊,虽然我的医术的确高明了些。但也不是什么也治得好的。你知道的吧,一松。”



他自顾自地絮叨着。桌上慢慢堆起一小堆螃蟹的残骸。桌上的烛光随着风摇曳着,映着暗橙色的螃蟹壳显得有些骇人。他捡螃蟹肉的手微微有些颤抖,褐色的蘸料不小心滴在了他淡绿色的衬衫上。



“你总不该怪我的,一松。”



他莫名其妙地突然说出这一句。声音很轻,语气听来像是在责备对方的不懂事,又像是在为自己开脱。



“我已经尽力了。”



可没有人回答他。他的话语在空荡的房间里飘荡,却找不到落脚的耳朵,最终消散在风里。



“对不起。”



虽然他明知如此,却还是趴在桌上大哭了起来。



*



篮筐里的螃蟹都因为成了医生的盘中餐而死去了。

只剩下那一个空空的篮子。

后来送来螃蟹那一家人全死于传染病,

医生扔掉了那个篮子。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过一样,就好像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一样。




end.

 
评论(4)
热度(18)
© 查人无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