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顶置行事。
*产刀选手。写文随缘。

【罗路】心花怒放

#现pa/有ooc
#食用愉快
 
     

*
  
    
路飞慌慌张张赶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快九点了。他不停地向同事道歉,说今天起晚了,路上又堵车。同事摇摇头说没关系,可又一直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路飞……你今天穿的衣服太大了吧……”
   
    
“啊——是吗?”
     
     
路飞低头看了看身上快要及膝的外套,才猛然发觉自己出门太急,不小心穿了罗的衣服。于是他笑嘻嘻地挠挠头,向同事解释这是自己错穿成室友的衣服了。同事狐疑地点了点头,转身继续着手中工作。窗外的秋风呼呼地吹着,多数人都开始抱怨着这见了鬼的天气和就是不来修窗子的修理工。可路飞却并不觉得有多冷,他看着窸窸窣窣从树枝上落下的秋叶,眨了眨眼。
     
       
不过特拉男的衣服真是暖和啊。
      
     
他这样出神地想着,将外套又裹得紧了一些。
    
    
*
   
    
路飞把自己的外套穿走了。
   
    
罗看着衣柜里仅剩着的一件红色的外套,叹了口气。他们刚刚搬过来,日常用品都还没完全搬完。所以衣柜里只有工作服和以备变天的各自的外套。他一个一米九多的人,是绝对穿不上一米七出头的路飞的衣服的。他抬头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心想今天可能不会这么好过了。时间也不允许他赶到路飞的工作地点与对方换了外套再去上班,于是他只好穿着薄薄的衬衫准备出门。
    
    
只希望今天的天气善待自己。
    
    
罗下楼时这样想。可当他到了楼下,看着淅淅沥沥的雨时,他不由得生出一股绝望的情绪。
   
    
*  
     
      
中午熬电话粥的时候,路飞听说罗的悲惨遭遇后第一时间就笑出了声。罗在电话另一头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听着对方聒噪的笑声不由有些生气。
     
     
“哈哈哈抱歉啦特拉男。”
“有时候你也稍微细心一点啊……”
      
     
顿时二人都没说话,耳边只剩下滋滋的电流声。后来是路飞的同事喊他过去,才匆匆挂了电话。罗盯着电话屏幕,突然感到有些疲惫。他趴在桌子上,决定休息一会儿,于是他闭上了眼。
      
    
然后他梦见了中学时的自己,还有路飞。
    
    
*
     
    
多的事情其实他都不太记得。唯一记得的就是,在朦朦胧胧的梦境中,他看见穿着校服的路飞站在旧校舍的楼梯上,脸上是少见的安静表情,直直地盯着光亮的那方。而自己则站在楼下,抬头望着对方的侧脸。
     
     
他听见自己叫了路飞的名字,路飞先是愣了愣,然后转头,笑眯眯地看向他。
     
        
“特拉男!”
      
      
时间定格在此处,然后画面逐渐模糊,最终消失在眼前。
      
    
因为那之后的事情,他怎么想也记不起来了。
    
     
*
    
    
罗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哪怕已经午后,窗外仍看不见太阳的影子。他揉了揉眼,发现是路飞的电话。刚接起,就听见对方中气十足的声音如炸雷般从电话那头传来。
     
     
“特拉男,快下来。我到医院对面了!”
“你怎么来了,草帽当家的?”
“给你送外套啊,天气这么冷。”
     
      
对面传来了路飞嘻嘻嘻的笑声。罗过了好半天都没说话,直到路飞“喂”了好几声,才轻轻地回答道:
     
     
“其实没有这么冷。”
“那也快点下来啊!”
“好。”
    
     
*
    
   
哪怕天气再冷,路上仍是人来人往。可罗仍然在望向对街的第一眼,就看见了路飞。他突然想起曾经有个十五六岁的女生问过自己,是否存在眼里只有喜欢的人才是彩色的病症,罗当时只是说她小说看多了。
       
      
如今他却相信了。
      
      
他并没有急着走过去,而是选择了站在原地,静静等着路飞停止转他那把红色的伞,等着路飞过来,然后朝他招手微笑。
       
      
后来他等到了。
       
       
他看见路飞朝他挥动着自己的那件灰色外套,朝他露出大大的笑容。这个场景有些类似于刚才梦里他心花怒放的那个午后。
      
     
而过了这么多年,他的心却依然如此。
      
      
如此情长。
    
    
     
end.
    
【又写了莫名其妙的东西……抱歉了……】

 
评论(8)
热度(49)
© 查人无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