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顶置行事。
*开学了,写文随缘。

【年中松】Loving stranger

#瞎写向/人设乱搞

#俗套的爱情故事



“初次见面,我好喜欢你。”



*



轻美注意那个青年好久了。



总是穿着深紫色衣服的青年,每隔一两天便来到街边的邮筒前投信。那已经脱了漆的邮筒,也只有他一人光顾。



轻美是在拐角处开了一家杂货铺子,除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还可以吃到她亲手做的甜点。



来她店的人不少,她也因此认识了各种各样的人。有浮夸的花店店员、温柔周到的调酒师、不正经的中餐馆服务生……大多数人都向她示好,赞美她的容貌,喜欢她的温柔,送给她鲜花和礼物。



他们都很有趣,可轻美却无法对任何一个人动心。她在意着那个看似阴沉却在逗猫时露出温柔神色的青年。



当看见对方露出笑容的时候,心跳会漏掉一拍。



从那之后,她便清楚的知道,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



*



一松注意那家店的女店主很久了。



墨色的直发及肩,小巧的鹅蛋脸看起来白而嫩。眼眸里闪着温柔的光,淡粉色的唇轻轻抿着,日常总穿着随意简单的长裙,悠闲时便趴在收银台拨弄着多肉的叶片。那样静谧美好的画面,谁都会愣神。一松自然也不例外,于是从那以后,他往家寄出信件的次数也多了不少,放在柜子里的安眠药也扔出了家门。



他是很无趣的人,对生活对生命一直抱着无所谓的态度。除了工作,他唯一的喜好便是猫,而如今终于又多了一个——为了那个美好得不得了的人。



那些人都叫她“轻美小姐”。每次当他路过那里时,总会有人围在她身边,冲她献殷勤。他心里不大舒服,可自己却没有勇气上前搭讪,甚至在对方的目光看向自己时,都会像触电般避开。



一松是个少女漫画家,画过许多美好勇敢的故事,而自己却如懦夫般胆怯。



他喜欢轻美。哪怕自己从未和对方说上话,哪怕也许这辈子都无交集。



可他还是莫名其妙地一见钟情了。



*



之后春去秋来,转眼便到了白雪纷飞的季节。地上已经积起了薄雪,空中雪花漫天飞舞着,轻美浅绿色的店铺也染上了白色。入了冬,来店里的人便少了许多,也清闲了不少。她便趴在桌子上,望向窗外的人来人往。



而一松前不久收到了来自棒球员弟弟的来信,说是成功追到了了喜欢的人。此时一松正拿着回信,漫步在街道上。



他又路过了那家店,他看见了正发着呆的轻美,对方眼里透着略忧伤的神色。他一愣,便神差鬼使地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



对方似乎对自己的到来很惊讶,甚至不小心撞倒了一个玩偶,一松环视了店内一圈,发现除对方只有自己一个人后,便变得局促起来。



“我……想要一杯热咖啡。”

“好。”



他将头撇向窗外,轻美背对着他泡咖啡。店内鸦雀无声,甚至虫子爬过时发出的声音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一松便开始怪罪自己,责备自己的胆怯。直到他听见轻美先开了口,对方的声音像是从千万里传来:



“是冬天了啊。”

“……冬天了啊。”

“……之前几乎没见过你呢。”

“嗯。”

“……”



空气尴尬得不行。还好咖啡已经泡好,轻美递给一松时,手不小心碰到对方。两个人便都愣住了,似乎连耳根都微微发红,也不知是不是屋内太过温暖。



“那个……我是轻美,松野轻美。”

“那个……我是一松,松野一松。”



过了像是一个世纪这么久后,两个人的声音在空气中突兀地一同响起,两个人惊讶地睁大眼睛看向彼此,然后“噗嗤”地一同笑出声。看向对方的眼神,都有藏不住的温柔。



初雪已经过去,初恋似乎快来了。



end*



(日常怀疑自己在写什么系列大概是听歌的脑洞x是这首x文是很久以前的产物,突然发现很适合年中便修改后套进去了啊x祝大家都早日脱单【胡言乱语)

 
评论
热度(14)
© 查人无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