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顶置行事。
*开学了,写文随缘。

【年中松】新年日

  
  
  


   
   
  
“一起去看烟花吗?”
   

“好啊。”
 


 
 
 
一松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和轻松同居,尽管他们应该是最亲近的三男和四男。而如今居然也不错地合居一年,也算是个奇迹,无论是轻松还是这件事本身。一松愣愣地盯着捣鼓着电子秤的轻松,这样想着。
 
 
 
“喂,轻松。”
“嗯?”
 
 
 
轻松抬起头,眨了眨眼。一松不自然地垂下头,好半天才憋出一句:
 
 
 
“一起去看烟花吗?”
 
 
 
*
 
 
 
“为什么突然来兴致去看烟花啊?”
“今天是跨年日。一个很重要的日子。”
 
 
 
二人靠着地铁站的墙有搭没搭地聊着天。也算亲密接触了一年还是有着当年的不大合拍。一松想着,目光盯着玻璃门自己的身影。叹了口气。
 
 
 
“我们会有很多很好的回忆吧?在我失忆之前?”
“还好。”
 
 
 
一松揉揉头发,转头看到站台的新闻通报时顿了顿。轻松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忍不住感叹道:
 
 
 
“真是悲剧啊,一家人死于车祸。现在才找到肇事者。”
“一家人一起死去不是很好吗。至少没人会忍受痛失亲人的痛苦了。”
“是这样吗。”
“车来了,走吧。”
 
 
 
轻松跟上一松的脚步进了地铁,发现对方已经帮自己占了个位子。刚坐下正要道谢,对方就把背包扔给自己。
 
 
 
“抱着。”
 
 
 
背包其实不重,单手就可以拎着。何必偏要扔给自己。轻松奇怪地看着一松,对方却并没有回应他的目光,只是自顾自地看向别处。轻松也只好抱着,抬起头发觉周围人都用着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
 
 
 
是脸上沾着什么吗。
轻松抹了抹脸。

  


 
 
 
目的地很熟悉。轻松四处张望着,手中的包早被一松接去。这一切都显得莫名其妙。他正准备问一松这里是何处,一松就先开口了:
 
 
 
“有印象吗?”
“还好。”
“我们以前是住在这里的。在....你失忆以前。”
 

轻松惊讶地看着一松,与对方相处的这一年中,对方对于他们的过去总是很少提及,最多只是说过“我们是兄弟”。其他的事情他问起,一松总是岔开话题。
 
 
 
“是吗。”
 
 
 
轻松仔细掂量一下,最终吐出两个字。跟着一松继续沿着街走。他听着小贩的吆喝,看着人来人往总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街边贴满了偶像的演唱会海报,鱼店门口挤满了人。
 
 
 
“一松?”
 
 
 
两人同时回过头,是个年轻的女孩子,打扮奇怪,如同一条鱼。不过从脸来看是个很可爱的姑娘。轻松想着。一松愣了愣,回答道:
 
 
 
“豆豆子?”
“你一个人吗?”
“不,还有轻松。”
 
   
 
一松往后退了一步指了指身旁,轻松微微笑了笑。豆豆子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笑了笑:
 
 
 
“抱歉,刚刚人来人往没看见他。”
“我先回店了,再见。”
“再见。”
 
 
 
“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认识的?”
 
 
 
刚走了没多远,轻松就忍不住问到。一松看向他,想了想说:
“算是青梅竹马吧。”
“这样啊。”
“快一点吧,我们可是步行去。”
“嗯。”

 
 
一松似乎在着急什么。轻松心想,便加快了步伐。

*
 
 
 
到达目的地时草坡上已经聚集满了人,大多是一家子或是情侣。轻松有些羡慕地看着,转头发现一松正愣在原地,在轻松喊了他好几声才回过神。

“我们再往上一点。”

而最后二人直接爬到了坡顶,回头时烟火表演已经开始了。轻松目不转睛地盯着一束束烟花升起散落,一松递给他一杯啤酒。

“很美吧?”
“是啊,瞬时的灿烂。”

轻松感叹着,过来许久,却听见一松轻笑了一声。

“笑什么?”
“去年这个时候,有个人告诉我他喜欢我。”

一松酒量一般,喝了一点便满面潮红。嘴角上扬着,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愉悦的往事。

“明明啊,我们接触不多了解也不深,却说出这种莫名其妙的话....你说是不是个傻瓜?”
“他是.....?”

轻松的心脏怦怦地跳动着,还没等对方回答,人群中便开始了倒数,烟花一束一束地绽放,坠落。一松站起身,眼里只剩下千千万万的星点。
 
 
 
“五。”
 
 
 
“四。”
 
 
 
“轻松。”
“嗯?”

“三。”
 
 
 
“我也喜欢你。”
 
 
 
“二。”
 
 
 
“什么?”
轻松听不大清,只好站起身,而一松只是紧盯着烟火。
 
 
 
“一。”
 
 
 
“我是说,新年快乐。”
“你也是啊。”
 
 
 
轻松笑了,一松转头看着他,眼里藏着万般情绪。他想去拉住轻松,他回过头闭上了眼,伸出了自己的手。

他紧紧握住了那片虚无。

end*





【第一次试图去写年中,果然惨不忍睹吧各种OOC....写不出年中千万分之一的好......结局可能会搞个什么视角来完整一下吧x祝大家新年快乐啊!】

 
评论
热度(17)
© 查人无此 | Powered by LOFTER